2012/11/01

辦考試很辛苦,你知道嗎

  當『學齡人口』隨著生育率的下降而下降時,大學的入學考試已經不是窄門,其目的已經不再是篩選合適(或合格)的學生,而是在如何讓自己的『總量管制』下的員額能充分填滿,因為,這些『量』代表著實際的『營收』。「營收」不僅是學費而已,還包括零零總總的補助款。
  大學招生有中央統一單位在處理,各校已經努力在各項方案中努力的調『參數』,以數字化管理的方式,督促各系成為一個個的 BU。研究所是各校獨招,能運作的空間就更大了,從考試方式、考試科目,一直到考試時間,都必須很審慎的考量與評估,以及模擬與想像,重點在於吸引各路人馬來報考。要讓更多的人來報考,提出的招生簡章必須讓更多的人覺得『這個我會』、『我知道這個大概在考什麼』,因此,不可亂設門檻。   幾十年前某些學校的生存法寶重視江湖:『廣收慈教』。   為了達到廣開善門的目的,以往許多行諸有年考試方式成了過街老鼠。例如,筆試。許多人主張揚棄筆試,或者,至少調降份量至無足輕重的地位。於是,市場上出現代做送審文件的行業,文件一本比一本精美,製作成本動輒數千元,更甚者是,很多內容來處可疑。另一種常用的口試則造成傳統所稱道的忠厚老實、不擅言詞者只能靠邊站,巧言令色才是顯學。更甚者是,口試委員一言九鼎,他的能力、修養決定了一切。   研究所的考試科目就更精彩了。傳統的專業科目不能考,因為它會窄化「潛在客戶」量,有些人(可想而知大部份列入此思考的是哪些人)會因此不來考。英文,嗯,我們又不是英文系,考英文幹嘛,拿掉!好啦,考什麼呢?傳統考試科目有一項特色,基本上它們都是一個領域所公認的基礎知識,可以考出學生的基本質量,考生準備時,也知道方向。現在不考這些,要提出自己獨樹一格的科目,於是成了有心者『置入式行銷』的機會,換個名詞考自己要的東西,名為寬化,實際窄化。更甚的是,考生看了,不知從何準備起。想名詞的人固然是專家,可惜,大部份的專家只專自己那一塊而已,同一個名詞在許多不同的領域或角度有不同的意涵與範圍,所謂的專家是不知道的,甚至故意不理的。可想而知,閱卷者獨佔名詞的解釋權,其手中的生殺大權是近乎獨裁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