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0/27

王鼎鈞:《兩岸書聲》

以前到大陸時,最喜歡逛的地方便是書城。二十年前最有興趣的是他們的大部頭書。瞧,一本厚如辭海般的書(像是歷代帝王、對聯集成之類),不說創作、收集整理的功夫,光是手抄一遍就可以寫禿數支筆,才賣幾十元,便宜便宜。

另一個吸引人的標的是歷史地圖,台灣出的都是考試用書,大陸出的較全面完整,值得買。

這兩類書共同的特性是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工、時間,除非市場胃納極大,是沒有人願意幹的。
至於其他的創作,雖然多多少少的看,但總覺得幾個問題:
  • 意識型態太嚴重,老是在一個框架上塗脂抹粉的感覺。
  • 摻水太多,一句話可以講完的東西,總要前前後後不斷的重複,增加字數。
最近幾年,大陸出版品不論印刷、紙張,品質大幅提昇,售價的飛漲,更是翻了幾翻。台灣也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簡體過來的翻譯書。台北街頭也出現了數家專賣簡體字的書店。感覺上,特定領域(例如,中醫)的書,特別受到歡迎。

正如作者所說,有許多人藉著書評來述談自己的文學觀,本書正是如此,評析深入而有見地,不像我只能說喜歡或不喜歡,比看理論書輕鬆得多。
----
*古人對文學對人生的意見主張,往往散落在書的序跋裏,在送行祝壽的文字裏,甚或在某人的墓誌銘裏,可以說這是著論立說的一種方式。
*在理念上我們都信服上帝,但在實踐上却是我們信服神父,神父信服主教,主教信服樞機,樞機信服教皇,教皇代表上帝。
*忠於理念是忠誠此一品德的起源,是忠於領袖的先決條件,而忠於理念的實踐。
*「辭家終擬長游衍」風尚正盛極,這就是「不能修改劇本,但求選擇角色。」陶淵明本人即是如此決定他的進退。但中國人的問題根本是劇本問題。
*大陸作家一向擅長鋪排羣眾場面。
*當年海明威寫成「老人與海」,還得引經據典,證明有一個漁夫釣到過那種龐然大魚。
*南方是「千山千水千才子」,北方有「一天一地一聖人」。
*創作自由的上游是思想自由,創作自由的下游是出版自由,三者一貫。
*這個紛紛用悲觀來表示深度的時代,這個用偏激表示造詣的時代。
*莫泊桑還曾在黯淡人生的結尾昭告讀者「人生不像你所想的那樣好,也不像你所想的那樣壞」,一下子提昇了小說的境界。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