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9/03

王鼎鈞:《白如玉》、《單身漢的體溫》

記得王鼎鈞曾在《情人眼》的某個版本中說,該書原先由某出版社印,其間書商曾把它改名為《情話》,他完全不知。語氣既不滿又無奈。
本書沒有王鼎鈞的序,反而有另一人士(出版社老闆?)所寫的「後記」,其中提到本書原名《單身漢的體溫》,讀之令人愕然,這是類似事件的另一本書?
由本書的封面設計可以看得出來,書商應該是在當時流行言情小說的趨勢下,為了因應潮流所做的改動吧。只是,這一次原作者同意嗎?或者說,知道嗎?
男主角是個幾乎沒有性格,卻固執得幾乎無法動搖的「好人」。他不問代價的為女主角做了被要求做的事,女主角搶了所有戲份,然後飄然遠去。男主角存在的戲份就是襯托女主角有所作為與思維。女主角遠了,男主角依舊固執著守著自己內心的承諾。
唉,言情小說就喜歡留下這種遺憾來糾結讀者的心。
只是想想自己的平生,似乎依稀還留著一些固執的殘影,甚至幻想。那些,真的還有人在意嗎?或許,你認為會在意的人,你辛辛苦苦守住的承諾,對方早已不在意,甚至忘得一乾二淨呢。有些已經內化成一種習慣,或是一種態度,甚至有了令自己舒坦的說詞。此時,恐怕更是一種無聊之舉。
沒關係,再找爾雅版的《單身漢的體溫》來看看。
----
*看見草葉上水珠裏的虹彩。
*自從鼎鈞兄不聲不響地到美國去後,他從未有一封信給我。
*他的作品多從現實生活挖取題材,揉合自己真淳的本性,以高度的想像力,透過那帶有傷感的筆調,來剖析人心內部無奈的憂鬱,閃爍著自然流露的淚光。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