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05

〈史記.田叔列傳〉

前宰相在光天化日下被刺,皇帝下令嚴厲追查,最後的線索卻是指向太后所寵愛的小兒子所指使,負責辦案的官員該如何辦下去?
田叔就辦得很漂亮,令出謀劃策者自承為主謀後自殺,再將皇帝小弟(梁孝王)涉案的證據(包含梁孝王才是真正主謀的供詞)全燒掉,棄車保帥又可市惠於皇家,皇帝沒有看到證物所以也不算枉法,不必承擔道德責任。田叔想不紅都很難。

「王子犯法與民同罪」一直都是法治者所推崇的理想,可是卻又留下可能為亂源或是循私之門的特赦、大赦,自然有其道理。有時為了維護特定人物的形象(鞏固領導中心)、維持政局的穩定、以及作為籌碼以換取更大的情資,一些必要之惡還是會被執法者所特意迴護。當法條把所有循私的路都封掉時,這些路不會就此消失,只是改頭換面或是成為地下化。

不論處理梁王的案件,或是處理百姓對魯王的控訴,田叔的立場其實都很清楚:皇家即使有錯,也只是關起門來自行檢討或是家規處理,輪不到外人說三道四。這個立場必須有一個先決條件:他所迴護的人能了解自己的錯誤而且願意改正,否則反將因有人幫忙遮掩而更加肆無忌憚。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史記》七十篇列傳原文及讀書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