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8/17

王鼎鈞:《王鼎鈞自選集》

(2012.9.15 小幅修訂)
本書初版於1975年,當年王鼎鈞恰好50歲,在半百之年為其二十餘年的高產量作品做一個選集並不容易。選文取向不知和出版者有無關係,但書中所選完全沒有所謂的「雜文」,而且和廣播有關的理論論述佔了相當的份量(三分之一),這些內容和廣播這個行業特殊性關聯頗高,我只能略過。



「崔寧碾玉」這個故事作者似乎十分喜歡,我在其不同的著作中至少已讀到三次以上。或許,崔寧在故事中所代表一種精於藝事卻完全不能應付現實的藝術家形象太吸引人了。然而,對於一般閱聽人來說,愛人形象深植其心中,即使後來眼盲、耳聾、聲啞之餘,依舊用盡力氣碾出愛人形象玉觀音這一幕的淒美感才是吸引人低迴不已的原因吧。作者從藝術家投入一項藝術工作時和外界現實世界的脫離來解讀整個故事、整部電影,令人有看門道的感覺。

有幾篇文字運用了「處女情結」的話題,在作者當年的時空與環境,雖然處女迷信仍十分嚴重,但我仍相信作者這幾篇文字可能別有所寓。有些話題,在公開場合十分禁忌,然而,實質上卻有非常多的人,甚至整個社會都非常的在乎。因為整個社會都在乎,所以拿來做為攻擊武器便具有十足的殺傷力;也因為話題禁忌,受到攻擊的人幾乎無力反抗,想要證明自己的清白往往會受到更大的傷害。在傳統的社會中,這種「題目」不少。即使在今日,仍然非常多。《聖經》中的約瑟、《奈米獵殺》的開場白,僅是其中數例。受過其害者,方能深刻體會。抽離皮與肉,從骨架看,套入不同的角色,換入同等級的其他工具,便可猜想作者的積鬱。

用文章來寄託言事,本是文人所好;在別人文字中作文章,抓出其含沙影射之所指,也是文化狗仔大作文字獄的本錢。作者一直到移居美國之後,文字中才出現對於當年的一些嘳嘆,或許不是沒有原因。

這本書當年應有列入軍中讀物之一,今日恐已絕版。
1.王鼎鈞作品清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