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7

王鼎鈞:《文學種籽》

就體裁而言,常見的文學型式有散文、小說、劇本、以及詩,其中散文的限制最少,成了許多對於文字創作有興趣者的入門首選。然而,散文仍有其架構上以及內容上的規矩,並非純然「我手寫我口」即可。記得研究所時期以翻譯作為賺錢的手段,譯稿被一位資深寫手評為「太口語化」,雖然當時不見得服氣,這幾年下來也確實發現散文要擺脫白開水似的平鋪直述並不容易,需要參雜一點東西。
多讀多寫是一般常見的建議,多背古文或好文章也是常被提及,可惜這些都要趁早。進入社會工作,甚至上了年紀之後再來談,體力記憶已不饒人了。因此,似乎在中學時代是培養文字能力的最佳時段,一來少年維特莫名煩惱正在開端,二來記憶力猶在巔峰。可惜,時不我與。

這本書是作者在中學文藝研習營講話內容的整理,由語文的功能、解構、寫作、體裁的分析,層面頗廣。算是教科書吧。
以往的國文教學只有範文的解析,課本內容除了題解之外就是註解,對於文章賞析則完全未提及,文章的撰述更是只見課綱名詞,老師完全略掉。現在的國文教學則加了許多文法和修辭的內容,不知該羨慕現在的學生,還是該同情他們。接觸些這個層面的東西,或許比純期待自己的頓悟好一些吧。

  • 一個尚未成為作家的人,可以把寫作當做一項技能、一門手藝來學練。
  • 白話求清淺,因清淺而可能單薄鬆散,若使白化吸收文言靈活使用,可以增加句子的彈性和節奏變化。
  • 真正的大白話詞彙有限,尤其對古典、高貴、莊嚴的情景氣氛拙於表達。
  • 抒情寫景所用的語句,在較低的抽象層次上進行,論斷的抽象層次較高,偶而雜用,能使讀者「眼界擴大,感慨加深」,如看風景,爬到高處眺望一番再回到地面細賞。
  • 古人說寫文章是「行雲流水」,是「無心插柳柳成蔭」,也只是散文當得起。
  • 批評一篇沒有價值的小說,最常用的一句話就是「那篇小說只是說故事而已。」
  • 作家所追求的成就,是以最具體的事件給讀者感性上最大的滿足,再引起讀者理性的活動,作高度抽象的思考。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