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19

《莊子四講》

很久以來一直相信,把一本書好好讀透徹的方法是去翻譯它。因為要翻譯,所以才會努力把它搞懂,不放過任何一個字,不放過任何段落間說理的鋪陳,然後用自己的話把它整理好再講出來。甚至,一個單位能譯出它所居領域內的代表性鉅著,並且獲得肯定,這是一種讓該單位在該領域取得地位的手段之一。很高興在這本書中找到相同的觀點:作者為了研究討論之需,斷斷續續翻譯了《莊子》,而在這過程中逐漸體會了原作的高明,以及長期以來人們對於《莊子》做了太多的簡化、扭曲與挪用。

語言和文字都是人類思想的簡略化,都很難精確的描述思想中的意涵。正如同用數位化訊號來表違類比訊息一般,終究會丟失一些東西。文字簡化固然在減少文盲降低學習門檻有助益,但其帶來的思考簡略化,因簡略而無法適切表達而導致的情緒暴衝,其實正在逐漸的呈現其負面效果。網路上一言不和、動不動就罵人是狗、隨時展現群眾暴力等等,即使高級知識份子,亦難倖免。
老莊的思想在中國並未受到足夠的重視,甚至被視為末流。但若以思想、哲學的角度來看,二人實比一板一眼的儒家更耐人尋味得多。儒家講究為君王服務的整飭之道,老莊則推崇個人自由的解脫之道。或許,外儒而內老莊才是一個真正的門逕呢!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