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6/22

創作指導


展場中最熱門的是一款戰鬥遊戲,玩家二人手持搖桿分別控制螢幕上的二個角色,跳躍、揮動手中的武器、使出各種法寶,很簡單的玩法,再加上清新可愛的造型,玩家一旦搖桿到手,不玩出個勝負很少有人退下。
大老闆來開幕剪綵,展出者也驕傲的介紹他參與廝殺一看,他當然笑容滿臉的一手握搖桿,一手不時的對戰況指指點點。
隔日,會議中小老闆轉達了大老闆的看法,「你們怎麼老是做一些打打殺殺的東西?缺少人文素質是上面一直質疑的。」好一記回馬槍。
學生在校就那麼多時間,任何一項專業又有那麼多的議題該教授,對於學生做出來的東西沒有人文素質感到不滿而責備專業教師,是否對位,值得思考。

大學四年,第一年幾乎都沒有專業課程,學生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被校訂必修和通識課程塞爆。試問,這些課程佔那麼多的學分,課程的目標是什麼?績效是什麼?要問人文素質,這些課程是不是能找到更佳的答案?覺得報紙內容腥羶色,是該問問新聞從業道德的訓練甚至更抽象的人道關懷教育?還是問筆電操作、排版的訓練、或是美學素養?
如果我們願意承認遊戲設計是一種創作,那麼我們是不是該放開下指導棋的心態?由網路及遊戲陪伴著長大的一代,跟看電視及報紙長大的一代,觀念本就天差地別。何者有賣點?怎樣叫好玩?或許不要以自己的價值來判斷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