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27

王鼎鈞:《文藝批評》

民國40、50年代,儘管名詞、手段,或是執行的程度上有所不同,畢竟師出同源,海峽兩岸對於文化上的態度是差不多的:文藝該為政治服務。
任何一項工作,只要有目的存在,不論是顯性或隱性,尤其牽涉到「賞格」時,便有人可以立馬變成完全符合政策走向,他可以完全配合演出,只要補助或獎賞到手。這種情形到了今日也沒有太大的不同。某位名教授著作百餘篇,可是詳細一看都是彼此南轅北轍,涵蓋範圍之廣,可以說過去幾年之熱門主題都「正好」是他的研究「專長」,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如孔明之流,也要自嘆弗如。
然而,在這種氛圍下,在真正學有專長的領域深入耕耘者註定是要孤獨的;看到不學有術之輩步步高升,在各公開場合大談特談之餘,願堅守立場者註定要苦悶的。

這是作者在民國50年代初期的評論文集,談的多是文藝界的事、評新書、評電影等等。如果談文人風格、文學精神之後,逐漸收斂於推介好書、評論外國電影,我們不禁合理懷疑,作者終究發現,太多時論並不見得為幕後那隻手所容。
從圖書館挖出這本書,是想了解作者文筆的成熟過程。和現在還在書局架上的書相較,突出與溫潤、撕打與抽離,這是歲月與經驗、自我要求的成果。

  • 我們很團結,非常團結,我們也就是缺乏一種激動、一種衝力去說長道短。
  • 「說恭維話」也是打氣的一個做法。「恭維話」雖然僅是秀才人情,不夠實惠,但尚不至於無關痛癢。
  • 你要甚麼口號他有什麼口號,但是沒有一句是出自肺腑的,表面上誠惶誠恐誠忠誠孝,實際上不誠無物。這種人得了獎金獎狀之後,用獎金把自己弄得癡肥過人之後,就在茶餘酒後經常譏罵開支票給他的機構以幫助消化。
  • 文學的寫作,常從散文開始,因為散文一種最自由的文體,易於為力。文學家成熟以後,往往再回到散文,因為小說戲劇形式上的限制太多,不像散文可以表達豐富的思想。這是散文高下的分野。
  • 批評的目的在求收效,而不在炫耀自己的正義感。
  • 漢明威儘寫一些非常的人和不正常的生活,他的三W主義(戰爭,女人,酒)有時十分「黃色」。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