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9

王鼎鈞:《長短調》

讀書時,我習慣拿一支筆在書上畫重點,然後要助理把它敲入電腦。若是圖書館借來的書,我便用6B軟芯鉛筆,然後要求助理在敲完之後把鉛筆痕擦掉。最近他抱怨說,橡皮插用得好緊張,老書的紙都脆了,生怕把它扯破了。
這又是一本圖書館挖出來的老書,雖然它的出版晚於《人生觀察》,然而作者的筆下卻比前者無趣得多,其中許多都是「就事論事」,美妙的文字和譬喻少了許多。或許,作者在接《長短調》專欄時,稿間間距更短,生活工作更煩忙吧。

「紅包文化」在中國官場幾乎可以說是傳統文化之一,書中所載民國54年省府檢討地方行政的結論:「其相率授受之陋規,已成公開秘密。…紅包傳遞之技巧日增。」這些結論,將近50年過去了,依舊適用,依然傳神。回扣,關說依然到處可見,大驚小怪者只會被視為沒辦法的人。這些現象,將與中國人同終始?
50年不是一個短的時間,中共收回港澳的一國兩制也只承諾50年。而50年前的社會評論今日讀來卻仍能有些似曾相似,不禁令人感嘆在許多方面這個社會的進步實在太慢了。但是,50年後再來讀,又能進步多少呢?「後人視今,猶今之視昔」,豈不悲哀?
以往閱報常見到所謂讀者來函或是來函照登,讓撰文者和讀者間有著相當的互動。今天的讀者投書已成獨立版面,成了發表園地,副刊文章,彷彿成了獨白了。


  • 法律所不能制裁的罪,往往引出法律所能制裁的罪;這時,法庭上的被告,可能是大眾良心上的原告。
  • 清官的損耗率甚大而補充的可能性甚小。
  • 文人喜歡感情用事,往往自覺或不自覺的向大眾傳播一些對明辨是非沒有幫助的「思想」。
  • 鄉下人所爭的東西,城裡來的人不要,城裡人所爭的東西,鄉下則沒有。
  • 都市裡的「敗兵」逃入鄉村之後,往往能得到高度的尊敬,好像他給本鄉添了些光榮似的。
  • 俗諺說:「男要闖,女要浪」,「樹挪死,人挪活。」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