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13

王鼎鈞:《人生觀察》

讀雜文有不一樣的快感,主要是因為它生冷不忌、快意恩仇。雜文常以專欄的方式出現,老實說,我對專欄印象並不佳。或許是每日見報之故,有些專欄在社會平靜無波時幾乎成了家居生活報告。一會兒老妻如何如何,一下子子女親戚如何,再來家裡的貓狗生病都成了主題。因此,以前常看報時,真正有興趣追踪的專欄並不多,有時甚至覺得它很礙眼,一塊一塊活像貼膏藥似的。
這是一本雜文集,時空背景在王傳廣年輕、凌波風靡台灣的40、50年代。許多記錄與評論讓我們見識到當時的社會風貌,讀起來是一種不同的樂趣。或許已經經過篩選吧,沒見到前述的貓貓狗狗自家瑣事,也可能作者行文便不好用那些填篇幅的東西吧。

有幾篇評電影和書的文章寫的真是好,尤其是從佛洛伊德的學說來解釋創作,從梵谷傳來分析藝術者的孤寂。心中的欲望無法滿足,故而沉入意識的底層,等待宣洩口的出現。終於抓到一個可以表達的東西,緊抓不放。生活中的事,他都不會,只會做藝術家,嘔心瀝血之餘找不到知音,只有走上瘋狂。
這類文集讓我們驚覺時代的變化有多快,很難想像50年後台灣將是何模樣。可惜作者未在每篇文字後面加註完成日期,否則都可以當作社會采風錄來讀,來作為社會研究的材料了。


  • 兩代之間,不可能沒有衝突。這是以自己的理智,否定兒女的感情,做兒女的,感情上實在受不了,其痛苦甚於纏足穿耳出痲疹。俗諺說「久病床頭無孝子」,在愛情被否定痛苦下,將沒有「孝順的」兒女。
  • 中古世紀的騎士,忠君護教,行俠仗義,這一切都跟遠方的一個女郎有神祕的聯繫。
  • 和平加上衰老,當年虎背上的人物會立刻成了良心法庭上的被告,所以北洋軍閥下台後大半吃齋念佛。
  • 問耕耘也問收穫,明其道也計其功。
  • 一種學說的初創者都喜歡走極端,有待紹述者補充修正,發揚調和。
  • 佛洛伊德用「慾望的變形偽裝」來解釋夢,也用它來解釋文藝。文藝作品是作者的慾望受到壓抑之後用另一種方式所得到的滿足,這種滿足是擬意的,象徵的。
  • 羅素曾經表示:藝術家比起科學家來處處吃虧。
  • 吉卜林說得好:「文學是個漂亮的姑娘,可是她決不是一個好妻子。」
  • 有些人,眼瞎耳聾手足癱瘓,只用牢騷來證明自己未啞,以「不為」掩飾「不能為」,他只是爛泥中的蛆蟲。
  • 有人批評「讀者文摘」,說它的罪過是「教它的讀者認為一切學問都很容易」。
  • 紅樓夢有意把男人寫成可厭的人物,故用文言的陳腔濫調寫他們的談吐,使那些男人變濁,變俗,成蠹,成賊。紅樓夢又有意把女子寫成可愛的人物,所以用上等的白話文來處理她們的談吐,以顯出情義真切,血肉艷麗。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