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5/02

王鼎鈞:《情人眼》、《情話》

因應考試教學所需,王鼎鈞的寫作是從論說文開始的,本書則是其亟思轉型之後的第一本抒情文集。依作者在自序中的說法,這項轉型的方法是將要抒的「情」代入外在的事件裡,以求內心的淨化,敘他人之事,抒一己之情,敘事是表,抒情是裡。這樣走出了泥沼。但在本文集中卻因此看到許多呼喊之作,真是直書胸臆。
文章寫法很多,各有巧妙不同。對於文章的欣賞,也是各隨其性,人人不同。老實說,這類呼喊之作,我並不是很喜歡。與其像某名人一般大呼「中國人你為何不生氣」,我還是喜歡情緒沉澱之後的韻味,說理於無痕。像〈失根的蘭花〉,像〈記承天寺夜遊記〉,長短不同卻也過目難忘。或許,文章的寫法或是欣賞法,如同聽音樂,愛節奏還是品旋律,各有巧妙吧。

這裡的文章大抵都是言之有物,不會像強說愁的文字虛幻無根。或許是作者由說理文字寫手轉型過來所致。
中國歷代文人留傳至今的文字累計也不少了,其中到底何種文體流傳較廣、影響較大,不知有無人研究過?所謂書比人長壽,下筆為文,這個議題或許值得深思。只是,抒情文牽涉為文者的生活經驗、敏銳度、以及文字運用能力,恐怕不是任何人均可效法的。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與科技相關的文字生命最短,保鮮期很快就被新科技的發展給淹沒了。
本書有一陣子被書商改名為《情話》,目前在圖書館中二者並存。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