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17

王鼎鈞:《講理》

從小到大,作文都是學校國文教育的一環,可惜,印象中從沒有國語或國文老師教過如何作文。而上國文課時,白話文篇章都是很快的過去,大部份的時間都在解釋文言文中的個別字,尤其是奇怪的字。甚至在聯考時,特別喜歡考之乎者也等虛字,害我都必須把課本中的虛字特別圈起來,以免忽略或忘掉。總之,對於實際生活越是沒用或用不上的東西,似乎占了越多的時間。學生不會或是不喜歡作文,應是其來有自。
作者在國中教了二年的國文,然後將這二年的經驗編成故事,以教導論說文的寫法為目標而寫成本書,讀了令人深覺受益良多。其實作者選擇專為論說文的作法寫一本書也是有很世俗或現實的一面:因為聯考作文多數考論說文,學生最大的作文壓力也是來自論說文。
當年大專聯考結束等著大學開學的那個暑假,我寫信請國文老師推薦幾本書,王鼎鈞的《人生試金石》也在書單之中。現在讀到這本發表於20餘年前的書,突然感受到王先生在教育啟迪後進在寫作上的努力,或許該把他的著作都找來讀一讀吧。

至於在寫作的方法上,作者選擇將本書以故事方式呈現,主要的考量應該是讀者群為國中生。若改用教科書的形式,或許會更有系統些。只怕也會變枯燥了。

  • 小說家發現了一個故事,比較偏重那個故事的過程,而寫論文的人比較偏重那個故事所能啟發的思想。
  • 論說文是說明事理提出主張的文章,它的口吻是分析的、判斷的、肯定的。它的功用,在喚起讀者理智的活動,使讀者明事理,辨是非,對作者的主張「同意」。
  • 詩的長處是使人感動,使人沉醉,使人的心靈融化。到了說理者手裏,詩的這種性能可以用來消除對方心理上的抵抗,詩可以把對方的壁壘加以破壞,使所說之理有隙可乘。
  • 再沒有一個時代,像今天的著作人這樣存心「討好」讀者。
  • 在論說文裏用比喻,不可把比喻當作證據。
  • 要寫抒情文,得先會歎氣,要寫論說文,得先會抬槓。
  • 人對藝術、宗教、政治,最容易產生偏見,談得來很不容易融洽。
  • 「反語之法,乃不得已而用之」,所謂不得已,是有話不便直說,祇好繞彎子,年輕人沒有分寸,很可能流為輕佻澆薄。
  • 「教學如扶醉人,扶得東來西又倒」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王鼎鈞作品清單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