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1/31

公理

...在公司...我發現了...是違法的,我不可能不揭發,於是我去找律師蓋瑞商量,他勸我辭職。

  「辭職?」我說。

  「是的,當然。」

  「為什麼?」

  「誰管為什麼?你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更好的工作,你可以說身體不好或是家庭問題,不管是什麼藉口,辭職就對了。」

  「等一下,」我說,「因為他犯法,所以你認為我應該辭職?這就是你給我的忠告嗎?」

  「不是,」蓋瑞說,「作為你的律師,我的忠告是假如你發現公司有不法行為,你有責任去告發,但因為你是我的朋友,所以我勸你什麼都不要說,盡快離開公司。」

  「這聽起來似乎很懦弱,我覺得我應該通知所有的股東。」

  蓋瑞嘆了一口氣,並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說道:「傑克,投資者會照顧自己的,不需要你為他們操心,你只要盡快離開公司。」

  我不認為這樣做是對的,...所以我告訴了其中一位董事。

  結果...第二天我就被開除了,罪名是嚴重職務疏忽及行為不檢,他們甚至還想對我提出告訴。我簽署了許多份需公證的法律文件才拿到我的離職金,我的律師一邊替我處理文件,一邊嘆氣。

  最後,我們走出大門,倘佯於溫煦的陽光之下,我說:「總算完結了。」

  他轉身面對我說道:「為什麼會這麼說?」

  當然這件事情尚未完結。奇怪的是,我變成一個不受歡迎的人,名字後面被畫上了記號。我的資歷非常好,所從事的正是時下當紅領域,但是我去面試時,可以看出他們都對我沒興趣。更糟的是,他們都表現出很不自在的樣子。矽谷是個很大的地方,但是它的圈子卻很小。消息傳開了。最後,我發現坐在我對面的訪談人員是曾有一面之緣的泰德,去年我還擔任他兒子在少棒聯盟的教練。當面試結束後,我問他:「你聽到我的什麼傳言嗎?」

  他搖頭說:「沒有,傑克。」

  我說:「泰德,我在十天內面試了十次,告訴我。」

  「無可奉告。」

  「泰德,告訴我。」

  他低頭整理桌上的文件,不敢正視我。他嘆息著說出:「傑克‧佛曼,惹麻煩的人,不合作,好爭執,壞脾氣,沒有團隊精神。」他遲疑了一下,然後說道:「而且你牽涉到一件不法交易,他們並未說是什麼事,但卻是一個非光明正大的交易,你上了黑名單了。」

  「我上了黑名單?」我說。我感到非常憤怒,正要多說一些時,突然想起這正是壞脾氣、好爭執的表現,所以我住嘴不說,僅向他表達謝意。

  當我起身離開時,他說:「傑克,幫你自己一個忙,暫緩面試一陣子,休息一下。在矽谷內,事情變化速度很快,你的資歷完整,能力是一流的。等到……」他聳聳肩。

  「兩個月?」

  「四個月,甚至五個月。」

  不知為何,我知道他是對的。...我知道事情終究會水落石出、還我清白,然而現在除了等待,別無他法。

--- 《奈米獵殺》



【出版資訊與其他書評】

1 則留言:

  1. 看了這篇文章丶心裡很多感嘆。提醒了別人丶做了好事不一定會得到感謝,不一定被欣賞相反覺得你多管閒事的更多,主角的例子更極端,把自己害得很慘。或許有時你做的真的事對的,但有時我門可能額好心做壞事了。每天都在學習丶反省中。

    回覆刪除

歡迎分享您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