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03/28

文字能力退化了

 文字能力的退化,比發現頭上的白髮更令人沮喪。
 以往總喜歡寫信,給大中小學同學,給活動中認識的朋友。更喜歡信手用週邊可得的紙張作為信紙,不論是研討會講義的封面底,或是飯店的便條紙。只是希望那種當時的感動與心情,能更傳神的傳送到另一方。
 這些年來,寫字的機會少了,e-mail內容也越發公式化。人與人間的互動已只剩了「事件通知」。那種剪燭西窗下,傳語報平安的情懷已難再追了。有感於心,口未能言的感嘆卻是越來越強烈。或許,生活的忙碌倉卒是最主要的原因。然而,忙什麼呢?成就了什麼?說不出來。
 真正的病灶是什麼?值得思考。

2006/03/26

《續資治通鑑》完成二讀



  就在這個週日,2006年3月26日,值得記下的日子,終於將《續資治通鑑》看過第二遍。看看各卷末所押注的日期,這一次花了一年不到的時間。上一次則花了一年多的時間。到學校還是有所成就的。
 《續資治通鑑》大部分的篇幅還是在宋朝,元朝的史料不多,而且後面幾卷根本就是明朝的建國、開國史。閱讀非漢民族歷史一件痛苦的事是同名的人物太多,尤其是元朝。真希望有人能去統計一下,《續資治通鑑》中名叫脫脫的到底有幾個。
 下一個目標?嗯,清史吧。遠流出了一整套的《XX事典》,值得先過一遍。

2006/03/16

超英趕美

 今早起床確是一件掙扎的事,為什麼以為應該是修身養性的工作卻會落得心情沉重,職業倦怠感油然而生呢?
 昨天校長將小朋友們集合起來,有話要說。長官進場時,小朋友也熱烈的鼓掌歡迎。想不到的是長官狠狠的痛罵了一小時,全場愕然。那情那景,斯言斯行,我實在沒有氣力加以重複。我只是想記下我的想法。
 在現行的高等教育體系下,私立學校的孩子本來就是相對沒有信心的一群。尤其是後段班學校的孩子。這些孩子大部分對念書沒興趣,忙著打工。甚至上課也是愛來不來的。經過這些日子的觀察,我的感覺是,功課不好,其實只是表徵,真正的病灶在於對自己沒有期待、沒有信心。上大學,只是因為現在這個年紀應該是在這裡,所以他就來了。不來會面對別人詢問的眼光。來交朋友。至於學到什麼,將來前途如何?有人考慮到了,但是不會超過三分之ㄧ。甚至有人會直接告訴你,只是一張文憑,哪一家都一樣,誰家給得爽快就誰家去唸。
 面對這樣的孩子,告訴他,你們是沒競爭力的一群!你們會失業!(他們心中會對你說:還要你說嗎?)你們要努力念書!要向MIT、哈佛看齊,只要努力念了,你們不會比他們差!(許多人會在心中冷笑著,然後在步出會場時對著左右拍拍肩膀:同學加油,你不輸哈佛!)有用嗎?
 功成名就,沒有人會排斥。錦衣玉食,誰都希望。問題在於,基本的問題都無法解決時,告訴他,「人一能之己十之,人十能之己百之」是不夠的。這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不是努力就一定可以達到的。更何況,誰敢保證,真的達到了,你的人生就會比較快樂?
 大學時,我念的是電機,《微電子學》是三學期九學分的重課,我念念在茲,課本、參考書、習題解答K了不知幾遍,就差沒整本背起來。期末考成績卻不如隔壁(租屋在外)玩了一個學期僅當晚不睡將整本書背下來的同學。
 我想說的是,功課比別人差,並不丟臉。更不代表人生的絕望。重要的是對自己的期待,對於人生的熱愛,絕不能熄火。學校安排的功課,有它一定的道理在。喜歡,多唸一些。不喜歡,熬過去,及格就解脫了。重點是,能不能由其中找到自己的興趣。興趣的來源並不僅限於功課,課本內容。同學的互動、老師的人生經驗、課本內的某一段小故事,都有可能提供你靈感。以這個態度來面對,或許,上課會有意思些。
 身為教師,對於這些孩子的學習態度,當然有許多的不滿。但我一直在調整上課內容、上課方式。雖然到目前為止,買帳的仍十分有限。但我的目標很簡單,幫助他們找到有興趣的目標,不論是設計公仔、畫動畫、打電動、玩Band、養蟲、殺魚、...,都能得意的說出一番道理來。當他想維持這份得意感時,他自然會去找資料來進一步鑽研。或許,這便夠了。

後記:一年聘約期滿後,我選擇了離開這所學校。原因其實很單純,但總是擾動不安的環境,其實不利學術或教育工作的進行。

變換車道要到隧道內

艷陽高照的一天,我奔馳在國道上。
前方一部烏龜車,慢慢的爬著。
我想,快要進隧道了,趕快超車吧。
搶在烏龜車之前,進入了隧道。
剛出隧道,一部警車閃著大燈、鳴著氣笛、駕駛揮舞著指揮棒,要我路邊停車。之後,警員很不耐的走過來,指控我隧道內變換車道,要我交出行、駕照。
我想提出解釋,才講了一句話,馬上被打斷。警察大人凶神惡煞的告訴我,都有紀錄,要不要過來看。
我當時第一個直覺是,離開我的車子跟他走,能平安的回來嗎?他已經一副要幹架的樣子,有執照的流氓,我惹得起嗎?
於是,我乖乖的交了證件,也依規定繳了錢。
後來一位老經驗的朋友告訴我,警察常在隧道的出入口抓像我這種被烏龜車擋得受不了,又不希望違反交通法規在隧道內超車而搶在進隧道前超車的乖寶寶。
反正只要你有一輪壓線,就是罪證確鑿。
他教我,要換車道,進隧道之後再換,安啦!
當時,我只當他是消遣我。後來觀察,跟他一樣想法與做法的還真不少。

2006/03/14

教書來了

在產業界及財團法人打混了幾年後,還是走上了教書這一條路。
喜歡的是有很多很多的時間可以看書、發呆、掛網。
以前出國總是買一堆書回來,擺在書架上以示跟上時代思潮。
現在終於有時間將它一本一本的K掉。
以往資治通鑑K一遍花了三年的時間,現在可以努力的將續資治通鑑在一年內走一趟。
哪一天會不會閒慌了?也許。
幹一行怨一行,現代人通病。再說吧!